愛國是矛盾和淚水—愛國教育與國是對青年人的衝擊撕裂

(原刊於港支聯通訊,二O一一年九月) 為人子女,對於自己父母的愛,與生俱來,是上天賦與的本性,發乎內心,自是毋庸置疑。同樣,人民對於自己國家的愛,出於對自身民族和文化的認同歸屬,也毋須外人橫加定義闡釋,藉以比較何為「愛國」云云。偏偏在此政治崎型的社會,「愛國」二字宛如貨殖,大有價格,所謂「奇貨可居」,社會上乃不乏人爭先恐後,為求得一「愛國者」之名,樂此不疲的將人皆有之的愛國心亂下定義,排而除之,壟斷為己所有,如此將「愛國」二字標上價錢,作為協助自己換取利益的商品,當權者則以此為門楣上的羊血,藉以為辨認效忠者的標記,豈惟無稽,實亦可笑。 … Continue reading

教區應帶頭匡正社會道德

(原刊於公教報,二O一一年六月五日) 吾主耶穌基督在受難前夕的山園祈禱,憂悶至極,汗如雨下,跟隨其後的宗徒卻因疲憊而寐夢沉睡,耶穌深明人性在誘惑面前的無力,便勸勉在場的伯多祿謂:「心神固然切願,但肉體卻軟弱。」(瑪廿六41)但是,人性和肉體的軟弱總不能當作是縱慾的藉口,就如近來有以三維立體影像作賣點的三級色情電影上畫,便掀起了社會的一番討論。 … Continue reading

辛亥革命一百周年:未完成的革命─民族、民生、民主

(原刊於港支聯通訊,二O一一年四月) 今年三月二日香港歷史博物館辦了一個有關辛亥革命的展覽,意在增加參觀者對此推翻帝制、建立共和的一段歷史的認識。筆者曾往參觀,發覺展覽只介紹背景、闡明經過等,流於片面的敍述,分析欠奉,對於革命的內在含意及箇中目的隻字未提,好些歷史事件的記述亦摻入了官方的口徑,在一些歷史事件或名號的記述,更含糊其辭,甚至掠過。例如避提「中華民國」國號,僅以「共和政體」稱之。只展出湖北軍政府的「十八星旗」而避北洋政府「五色旗」及廣州政府「青天白日滿地紅旗」等,不一而足。從上述展覽的內容,我們興許可窺一般大眾對辛亥革命的認識和看法。 … Continue reading

辛亥革命與八九民運─香港的角色

(原刊於港支聯通訊,二O一一年二月) 位處南中國邊陲的香港,由英人託治一百五十餘年。因著地理位置及政治環境的特殊,如斯彈丸之地亦得賴而成支援祖國政治變革的要邑,近世紀以來一直在我國的民主政治發展和學術思潮傳播兩方面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香港的角色,實與近代中國的民主發展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其中種種,從我國近代史上兩件轉捩性的事件─辛亥革命與八九民運,乃可見一斑。 …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