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革命與八九民運─香港的角色

(原刊於港支聯通訊,二O一一年二月)

位處南中國邊陲的香港,由英人託治一百五十餘年。因著地理位置及政治環境的特殊,如斯彈丸之地亦得賴而成支援祖國政治變革的要邑,近世紀以來一直在我國的民主政治發展和學術思潮傳播兩方面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香港的角色,實與近代中國的民主發展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其中種種,從我國近代史上兩件轉捩性的事件─辛亥革命與八九民運,乃可見一斑。

一八四一年中英鴉片戰爭後,《南京條約》簽定,香港始割讓於英國,並於同年開埠。香港得賴割讓,首成中華土地上人口貨殖思想皆能自由進出的唯一的自由境。肇此以降,歐西工商政治勢力,得隨其軍事與文化勢力,經由香港此蕞爾小島、其所立下的駐足地,而盛殖於當時閉關自守的中國。在往後的五十餘年,歐西的文化思潮,與科技商品貨殖湧入。中國當時封建皇朝的農村秩序,遂橫受前所未有的挑戰。西方軟硬勢力的同時湧入,使得經濟上外漏日增,國用日拙而民困日增。政治方面,識時之士,見民生之艱,乃首思變革,透過參考西方政治制度思潮而省見本國封建專制的流弊,革命思想於焉而起。觀乎一八九四年的興中會宣言,所謂「中國積弱,至今極矣。……盜賊橫行,饑饉交集,哀鴻遍野,民不聊生,嗚呼慘矣。方今強鄰環列,虎視鷹瞵,久垂涎我中華五金之富,物產之多,蠶食鯨吞,已見效於接踵,瓜分豆剖,實堪慮於目前。」可觀其中關係的梗概。

上述革命思想,蓋至是已知清廷無可期望,而至戊戌政變爾後,愈演愈烈。革命黨人在一八九零年代起,先後辦報宣揚思想,力主排除滿清君主,倡行民族主義。舉其共中犖犖大者,有孫中山、陳少白等人創辦的《中國日報》,又有《廣東報》、《有所謂報》、《少年報》等鼓吹革命。其因政治環境之便,一是皆以香港作本址。最早期的革命團體–以楊衢雲、謝纘泰為骨幹的輔仁文社,六是在一八九零年左右成立於香港,而由孫中山於檀香山創立的興中會(一八九五年與前者在香港合併,沿用舊名),也是以香港為活動根據,其在香港募集軍債,促成了第一次廣州起義。以上種種,可見香港此彈丸之地所扮演的角色,之於扭轉國人命運的辛亥革命關係之重。

在近世紀前的清末民變革命運動中,香港因著地理位置及政治環境之便,扮演著舉足輕重的支援角色,促成了武昌起義辛亥革命的成功,在我國推翻封建,建立共和,步向民主的道路上佔了重要的一席,七十八年後的一九八九年,一場波瀾壯闊的民主運動由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逝世而激發開展,香港亦再次投入於國家政治變革的洪流之中。

香港自四月十五日胡耀邦逝世,大陸民間自發悼念起,即已深深投入在學運之中。時維一九八九年,距九七回歸僅八年時間,兼又港人皆為炎黃子孫,血濃於水,對於北京所激起的政治波瀾,更具其切身的希盼,而全港市民投入其中,其激情之澎湃,實為歷史所無。大批市民捐款予學生,媒體天天報導。而至四月二十六日中共透過《人民日報》四二六社論將學運定性為「動亂」,及至五月二十日時中共總理李鵬頒佈戒嚴令的一個月內,專制與人民的對立急遽加劇。北京戒嚴後,數以十萬計的大軍從各地開入京城,為十餘日後的血腥鎮壓作準備,但北京市民大眾蔑視戒嚴令,多次上街阻擋軍隊進城。學生群眾繼續在天安門廣場靜坐,誓死保衛天安門,爭取中國的民主化,世界各地紛紛響應支援,其中在香港,情況最為激昂。在五月二十日,八號風球的狂風吹襲下,四萬名市民無懼風雨,率先在戒嚴令發出當日由維園遊行至新華社;接下來的兩個星期,香港民間發起了三次過百萬人支援學運的大遊行,支聯會亦在五月二十一日的一次遊行中宣告成立,歷史印證了香港市民對於中國自由民主夢的盼望。

八九民運在「鄧李楊集團」把持著朝野之下,最終以屠城告終,血洗天安門,造成最少三千多學生群眾的死亡。二十一年過去了,香港的社會大眾二十一年前的同仇敵愾,眾志成城,經歷時間的沖刷以及謊言的肆虐,今日香港鄉愿充斥,趨炎附利之人俯拾皆是,歷史遭到扭曲,公義橫受遺忘,血寫成的歷史事實竟變得含糊不清,鐵一般的是非黑白更是牽絲扳藤,黑與白之間的界線漸釐灰滅。念想當年先烈的殷血青骨,回首今天,的確令人不勝唏噓。

香港開埠至今一百七十年,九七以前特殊的政治環境,使得香港能在中國近代的政治變革史中成為發展的橋頭堡,抗爭的前哨地,國人的希望寄。縱觀以往,香港在辛亥革命及八九民運等歷史轉折點上,寫下了光輝的歷史,回眸當年種種,身為香港人無不引以自豪。政權交接至今己踏進第十四個年頭,儘管歪理充斥,鄉愿遍佈,秉持良知正義的正面對著每況嚴峻的挑戰,但在兩年前的「六四」燭光集會,仍有超過十五萬人參與,顯示大部分港人愛國家愛民主重公義重良知的情懷未變。能堅持下去至為重要,尤其在此艱困之時,我們務須硬挺著腰,頂得著壓力,方才得以繼續當好香港在愛國民主運動中該當的角色,發揮此南中國邊陲小島尚能享受到自由的優勢,抵抗專制,為國人發聲,將昔日的歷史繼續寫下去。

補註:
一:時維辛亥革命一百周年,支聯會青年組率先於二零一一年一月廿三日舉辦中山史跡徑導賞遊覽活動,透過實地參觀考察,加強年青人在香港之於辛亥革命的意義和角色的認識。
二:行文之時,忽接獲我們敬愛的長輩,華叔司徒華先生病逝的噩耗,難過甚矣!願他老人家魂歸天國後,在上主懷中得享安息,並其「六四平反,中國民主」的遺願,早日實現!

http://www.alliance.org.hk/publish/hkanews/?p=1053

留言 Comments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