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不是良知的條件

(原載於蘋果日報,二O一三年五月廿二日)

近來在香港,因支聯會「愛國愛民」的口號,今年的六四燭光集會成了爭議焦點。

就事論事,今年支聯會「愛國愛民、香港精神」的口號是離題萬丈。「愛國」與否之於悼念六四屠殺,是毫無關係的。我悼念六四,是出於良知,出於理智,出於是非的判別,而不是出於「愛國」,不是出於感情。我甚至會覺得,說人是出於感情、因為「愛國」而去悼念六四,實在是對參與者的理智、良知、是非判別和惻隱之心的一種侮辱。

其次,「愛國」的前題,是要屬於或效忠一個國家。「愛中國」的前題,就是「屬於」中國(或血統、或政治、或法律上的國籍),「愛國」是民族主義的、具排外性的,說悼念六四是「愛國愛民」,不但是否定了不「愛國」的人的良知,也是否定了沒資格「愛國」的人的良知。「愛國」不是良知的條件,正如我不是猶太人,我也會哀悼德國納粹屠猶;我不必要是「愛國」猶太人,才能哀悼大屠殺。我不是蘇丹人,我也會關注達爾富爾的人道危機;我不是敘國人,我也會批評敘利亞政府濫殺無辜。

支聯會說因為共產黨定義了「愛國」,所以其便重新詮釋「愛國」,說「愛國」是憂國憂民,不忘民族苦難,悼念六四死難者。那麼,支聯會又是否犯了跟共產黨同一樣的錯誤,嘗試去將「愛國」定義?

而且,於我而言,愛不愛國是非常次要的事,我甚至會認為,我是中國人與否,也是毫不重要,無足輕重的。良知和「愛國」,沒有任何邏輯關係,一個不「愛國」的人可以很有良知,一個無良知的人也可以很「愛國」。我心裏沒有「國家」的概念,絕不「愛國」,但並不能以此否定我的良知。

若我六四當日能在香港,我也一定會參加六四燭光集會,只為告訴共產黨,我們還清楚記得你冷血瘋狂的殺人罪行,還清楚嗅到你滿手的血腥;告訴共產黨,香港有最少十萬人還未敢忘記你的機關槍和坦克車,還未敢忘記你的喪心病狂。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30522/51424490

留言 Comments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