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惡令美國通往奴役

(原載於蘋果日報,二O一三年六月十四日,【兩惡令美國通往奴役】)

美國叛諜斯諾登,選擇投奔中國政權控制之下的香港,去控訴美國政府竊取他人私隱的不公義,唯一的解釋,便是他認為香港和中國政府比美國更能維護個人私隱,更尊重個人自由和更講公義,怎不令人失笑?

斯諾登是個在西方自由世界長大、對社會主義和在神秘東方的中國有無限天真浪漫幻想的典型左仔,相信美國是全世界最不自由和不公義的黑暗國度之餘,也對受主流傳媒抹黑的中國和古巴充滿浪漫的同情。筆者在英國生活,就見過無數斯諾登這一類滿懷天真理想的左翼分子,多次在校門口擺攤檔,派傳單,舉橫額和喊大聲公,說主流傳媒抹黑古巴、委內瑞拉、寮國和中國大陸的社會主義政權。

斯氏作為中共政權手中的高價籌碼,被人遣返當可預見,那是為他天真和無知所要付出的代價。我唯一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既然滿腔熱血和理想,當初又何故會投考應徵中央情報局,枉尺直尋,甘願做萬惡政府的鷹犬,豈不是自相矛盾?

美國總統民主黨奧巴馬,上台前就是個典型的左翼分子,講求普世價值和公義,反對以反恐為名的監聽及對人身自由和私隱的侵害,支持結束戰爭,並要求關閉古巴關塔那摩灣基地。上台後呢?一一落空,左派民主黨,當日口中響亮說着的公義,言猶在耳,到在位時,便一樣是敵不過「必須之惡」,當日批評共和黨的一切,如今一一重見於其身上。奧巴馬虛偽嗎?不見得,只是不在其位的人,往往看不清全局,到其在位時,便知有些事,是無可避免、必要取捨的。美國政府厲行反恐,甚至甘冒大不韙不惜以公義和他人的私隱作代價,眾口伐之;可是,當英國在七七爆炸案之後採取懷柔包容政策,激進伊斯蘭勢力有機可乘,到學校和社區裏宣揚極端和仇恨的教義,以致今日英兵浴血倫敦街頭,社會輿論又對政府大加捶撻,悔恨當日何故沒有盡力反恐。

在這個充滿缺陷的社會,一切都要有所取捨:要求絕對的平等和公義,賦予政府權力去主持公道和分配財富,換來的就是政府權力過大、個人的自由的斷送。左派在此議題上面,既要平等和公義,要求政府當仲裁分配角色,處理大小社會事務;又不允政府介入個人事務,要求其尊重個人自由,如此實在非常矛盾。這個世界,沒有左翼分子口中的公義和公平這回事,唯一可期的,是個人的自由。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佛利民在其「資本主義與自由」一書中,便清楚指出,政治上的自由,只能靠經濟上的自由去達致和維持。自由市場的最大功用,就是要減少必須由政治解決的事務的數量,從而去牽制和減少政府的權力。美國民主黨在其上台前一方面反對共和黨以反恐為名侵害人身自由和私隱,另一方面卻提倡需要到擴大政府規模以達致的福利主義,其實是自相矛盾的。民主黨在上台後一直維持前朝的反恐政策,從在其上台前提倡福利主義,已可見端倪。

斯諾登事件,是一個開端。當年共和黨厲行反恐,侵害一部份人的人身自由和私隱,政府規模擴大,卻有自由的小政府經濟方針制衡,政治上相對的自由,可以靠經濟上的自由去維持。如今民主黨政府卻在反恐之餘大推福利主義政策,政治規模的擴大慢慢失去制衡,尤其金融危機之後,政府大舉採用凱恩斯經濟政策去干預市場,在可見的將來,政治監控和對個人私隱的侵害,相信不但不會減少,且猶會無日無之,每愈厲害。美國在反恐的「必須之惡」和福利主義的「人為之惡」兩惡之下,正踏上政治經濟學家海耶克所謂「通往奴役」的不歸路。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30614/51480857

 

留言 Comments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