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新校長受質疑無可厚非

(原載於蘋果日報,二○一三年十月六日,【質疑之餘 也應自省】)

香港大學新校長馬斐林(Peter Mathieson),前為英國碧仙桃大學 (Bristol University) 的醫學及牙科學院院長,姑勿論其政治取態或人種,而僅以其個人的學術地位而言,與前任校長徐立之比較,便相形見拙。

徐立之是分子遺傳學家,於一九八九年因識別到囊腫性纖維化(Cystic fibrosis)的成因「CFTR」蛋白 (Cystic fibrosis transmembrane conductance regulator),在人類遺傳學研究上取得突破而稱譽國際,相比之下,儘管馬斐林專於腎藏科,特別是腎藏移植及腎小球疾病(Glomerular disease)的研究,卻實在難與徐立之取得的學術成就相提並論。

以香港和碧仙桃兩所大學的學術地位而言,碧仙桃大學絕對比香港大學遜色得多。香港大學,縱使不如牛劍哈佛等學府享譽國際,在亞洲區內亦可謂獨佔鼇頭,相較之下,碧仙桃大學只是一所知名於英國國內的地方學府,連享譽歐洲亦稱不上。

在最近發表、新一期的英國「時報高等教育排名」(Times Higher Education) 中,香港大學排四十三而碧仙桃大學排七十九。雖說大學排名並不代表了甚麼,但兩間大學的國際地位和學術地位如此懸殊,馬斐林由擔當世界上名不經傳大學的學院院長,搖身一變成為地區知名大學的新校長,「越級升職」,且又欠缺學術成就,受到質疑,實在無可厚非。

質疑新校長固無可厚非,惟筆者以為,在批評的同時,香港大學諸君、乃至香港是否更應反躬自省,反思一下港大今天為何只能吸引到馬斐林一類、而非如十一年前徐立之這般的校長申請人,畢竟空穴來風,未必無因,香港大學於今年在上述的「時報高等教育排名」,便由三十五位急跌八名至四十四位,評分暴跌十六分。近年大學多安排教授專注研究,以爭取經費撥款,改由資歷淺的講師負責教學,加上濫開自負盈虧的碩士課程,將教育商品化,拖垮教學質素,凡此種種,與今天落得退步的窘況不無關係。

留言 Comments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