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進圖遇襲 港共、中共政權徹底黑道化

PDF: 劉進圖遇襲 港共、中共政權徹底黑道化

二○一四年二月廿七日

《明報》前總編輯、現任「世華網絡營運」總裁劉進圖,二十六日早上遭兇徒襲擊,身中六刀重傷,全港震驚。在香港言論和新聞自由面臨嚴峻考驗、風雨飄搖之際,劉氏遇襲,可謂更為香港自由的前景,添上一片愁雲慘霧。

自梁振英政府一年多前上台,即無所不用其極的打壓異見, 蠹害香港的言論自由。政府運用公權力打壓言論,利誘銀行商家抽廣告,甚至威逼電台報章封咪噤聲,足以令人恇懼;如政府在運用公權力之外,選擇與黑道勢力勾結,文攻武嚇,則更令人憂心如擣:市民將失去的,並不只是言論和新聞自由,而是免於恐懼的自由。

去年一月,前信報主筆練乙錚發表文章,指梁振英涉嫌與黑社會勢力勾結,旋即惹起梁氏極大反應,於文章發表翌日發律師信予報社及作者,要求道歉。梁振英當日的巨大反應,可以反映其對「涉黑」的指控極為懼怕。所謂「崩口人忌崩口碗」,梁振英之所以忌諱,實在是因為其確實與黑社會勢力勾結,惟恐東窗事發。練氏當日的立論,固非無的放矢;到了一年多後的今日,回看從去年至今梁振英的所作所為,觀其行止,當可証練乙錚當日立論之準確。

梁振英上台前,香港政府一直與黑社會勢力水火不容,黑社會活動一有從地下浮上地面即雷厲取替,遑論容許其涉足政治。及至梁氏上台後,上述情況便起了180度變化,有關官府與黑社會勾結的新聞,接二連三的出現 。先是有2012年特首選舉前的「上海仔飯局事件」,緊接梁氏上台後發生的,則有黑道人士於多次的「挺梁遊行」中派錢計人頭,並充當打手,於幾次特首社區論壇的會場外糾眾襲擊示威人士。自2013年六月起,梁振英政權勾結黑道勢力打壓言論及新聞自由的事件,更轉趨頻密,單單在當月,便有《陽光時務》老闆陳平下班時被毒打、壹傳媒老闆黎智英家門被刑毀和放斧頭恐嚇,其旗下的《蘋果日報》更遭多次縱火。同年七月,《AM730》老闆施永清被黑漢截停座駕,用鐵鎚敲破車窗。觀乎受襲和被針對的對象,恰巧都是敢言和克盡監察政府之責的傳媒機構和人士,即使未有確實証據能証明梁振英在上述的事件中有直接參與(直接下命令),從接二連三的這幾單事件的規模、組織和對象去看,卻幾能斷定是與梁氏所屬黨國合一的政府機器有關。凡此種種,梁振英作為共產黨在港的代理(從09年練乙錚與梁振英的筆戰,和後來梁慕嫺的文章,已有足夠理由肯定梁氏地下共產黨員的身份),實在難以洗脫對其「涉黑」的指控。

劉進圖遇襲,証明了筆者上述推論之確。翻查《明報》在劉氏主理之時,從未有過具大爭議性和爆炸性、有關揭露黑社會的報道,是故粗略分析,乃可以剔除劉氏遇襲是黑道尋仇的可能。這次襲擊,公然挑戰法紀,明目張膽,以其嚴重程度而言,非具一定財力和規模的組織,斷不可為;非與劉氏有不共戴天之仇的人,斷不會為。需要通過如此極其殘忍、極盡恐怖能事的手法去殺一儆百,噤絕異見異聲,只有當權者才會具有如此動機。最有可能的原因,當會是《明報》去年參與「國際調查記者同盟」(ICIJ)揭露中共前領導人秘密資產,轟動世界的偵查報道。中共對於威脅到其最高領導層地位、權威和誠信的一切行止,往往都無所不用其極的對付,就好像一介書生許志永,便僅因要求政府公布官員財產, 被定「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之罪,判入獄四年。

梁振英坐上特首之位,於玆接近兩年。兩年以來,香港政治因特首利用黑社會作政治工具而日漸黑道化,對言論和新聞自由的打壓益加激烈,已達不擇手段的地步。劉進圖是次遇襲,更反映中共政權沒有底線、透過黑道對異見的打壓,因著梁振英的代理角色,已殃及香港人「免於恐懼的自由」,任何人如發表不容於中共的言論,均有可能要付出極大代價,甚至招來殺身之禍。香港社會受紅色政府機器和黑道夾擊蹂躪,其徹底沉淪之日,已不遠矣。

留言 Comments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