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中無可輸─運動成功可期 縱失敗也是贏

(原載於蘋果日報,二○一四年五月十五日,【荊棘中殺出新路】,與李啟迪合寫)

佔領中環運動5月6日商討日的投票,清楚反映簽下意向書的核心參與者的取態。公民提名已成佔中運動必不可少的爭取目標。佔中參與者以選票將不包括公民提名的退讓方案都排除摒棄,可以說是大大增加了運動成功的機會。佔中運動的成功與否,並不定奪於「叫價」的高低,而是在於運動本身是否具足夠的力量,去迫使北京妥協:北京所考慮的,只會是鎮壓佔中運動和忤逆民意的代價;其並不會因爭取的方案「叫價」較低、比較容易接受而讓步。只要佔中運動的訴求鵠的具足夠號召力,能得到市民大眾的支持,北京將不得不因着支撐在運動背後的巨大民意而妥協。在云云方案中,公民提名最簡單易明,毋須艱深複雜論述即可使人清楚明瞭,又因其論述清楚簡單,最能凸顯篩選的不公義 ( 對公民參選權的剝削 ) ,故具有巨大號召力,最有能力糾集最多的市民參與。越多市民支持和參與佔中,則北京鎮壓和忤逆民意的代價越大;北京須付出的代價越大,則成功的機會越高。職是之故,北京現在已全力開動機器,文攻武嚇,口誅筆伐,無所不用其極,只為減少香港市民對佔中的參與和認同,以抹黑和恐嚇,將此星星火種撲之須臾。

雖說佔中運動形勢樂觀,成功機會不小,可是若佔中失敗,香港未來又會如何?不少人視佔領中環為香港爭取民主的最後一搏,一旦失敗香港便永無翻身之日。勝利固然是最好,以民主黨為首的溫和派卻抱有「投降輸一半」的心態,視獲得一個更具民主成份提名委員會的普選為目標,斥責強硬派無視政治現實。筆者卻認為,佔中失敗,拉倒政改,仍對香港有利。

佔中失敗的最有可能結果是政改方案不獲通過,2017的選舉原地踏步。佔領行動一旦成規模,中共會將其判斷為香港政局失控,為了增加控制香港的安全系數,可預見及後的特首選舉,將保守地由北京挑出一位候選人,然後交由選委會「投票」確認。2012年兩名建制派候選人對壘的情況也難重現,因為中共已杯弓蛇影,視香港為「九反之地」,不會再允許建制派內訌。

爭取民主路上行人止步,加上香港自由急劇收窄之下,香港人對於北京之不信任、甚至敵意的滋長,自可預料,最直接的結果,會是本土派勢力或分離主義的壯大。有論者不支持佔領中環,認為不成功的運動將會如中國在六四鎮壓後,將民氣消耗淨盡。八九民運遭中共強硬鎮壓,結果民運人士不是被捕就四散海外,再不成氣候。佔中一旦步其後塵,核心參與者全數被捕的話,香港民主力量就分崩離析。筆者不認同此觀點。佔領中環與八九民運,性質上不盡相同。八九民運慘遭鎮壓,令中國人意識到中共絕無自行開放民主的機會,而中共倒台則遙不可及,民主夢頓失,中國民氣職是消散淨盡。香港的形勢則比當年的中國好得多,乃因為香港今天是向一個實際上是殖民政府的北京當局爭取民主。當爭取民主再無希望,香港人還有本土主義的選擇。二十世紀的殖民地以民族主義為號召,對宗主國的抗爭在屢次打壓中茁壯成長。只要香港人保有自己的身份認同,抗爭的力量將持久不滅。香港獨立的支持者現時仍是小數,佔中受挫,北京嘗試全面控制香港的話,由身份認同產生的強大反彈,將令尋求分裂成為每個人的考慮。

如是觀之,佔領中環運動,成功固然可期;失敗則證明了30年來香港的民主運動只是與虎謀皮。若佔中的失敗能將香港人從向北京爭取民主的錯路拉回正途,在荊棘中殺出新路,亦未嘗不是件好事。

留言 Comments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