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基督徒談同性戀

(原載於蘋果日報,二○一四年五月廿四日,【與基督徒談同性戀】)

「同性戀」,可定義為「以同性者為對象,建立親密關係或以此性傾向做為主要自我認同的行為或現象」。

筆者大約兩年前讀過幾本研究同性戀成因的著作,「同性戀」的現象,有「先天」及「後天」之爭論,至今仍未有共識。「先天」論者認為,同性性傾向是遺傳所致的;「後天」論者則認為,同性戀乃因後天的生活環境及遭遇朔成的。

新教諸宗派多數不承認「同性戀先天說」,因其認為,人依「上帝」的尊容所造,上帝的創造是善的;人之所以不能臻至善,乃是因為「原罪」,「原罪」簡單而言,即是人的缺陷和「不完美」。基於此天生的「不完美」,人在上帝給與自由意志之後,便會作出不正確的選擇,從而導向「罪惡」。換句話說,多數新教教派認為,同性戀的現象,並非上帝所造;此現象是人因「原罪」,本著自由意志所作出的「錯誤選擇」。新教的論點,與「同性戀後天說」的論點相同。

而筆者卻傾向相信「同性戀先天說」,因已有無數實例証明同性戀者,其性傾向並不是因後天影响所致。若筆者以承認「同性戀先天說」為前題,客觀的套入新教「反同性戀」的思想,便會得出「要杜絕同性戀便須鼓勵同性婚姻」的結論:社會若承認同性婚姻,同性戀者便不須隱瞞自己的性傾向,甚至要因著世俗的觀念去被逼與異性結合,同性戀者生育人數大大減少,在幾十年後,同性戀現象將因無人遺傳而每愈減少,最終絕迹。

或有人言,如此推論和建議乃本末倒置,事關新教徒反對的,是「同性戀」本身;他們最常引述《聖經》「羅馬書」 (Romans), 「利未記」(Leviticus) 及 「哥林多前書」(1 Corinthians) 三部書的章節,作為反對同性戀的論據。我查閱英皇欽訂版聖經,上述的三章節分別敘列於下:

「不可與男人苟合,像與女人一樣;這本是可憎惡的。」(‘Thou shalt not lie with mankind, as with womankind: it is abomination’) (Leviticus 18:22)

「因此,神任憑他們放縱可羞恥的情慾。他們的女人把順性的用處變為逆性的用處;男人也是如此,棄了女人順性的用處,慾火攻心,彼此貪戀,男和男行可羞恥的事,就在自己身上受這妄為當得的報應。」(‘For this cause God gave them up unto vile affections: for even their women did change the natural use into that which is against nature:   And likewise also the men, leaving the natural use of the woman, burned in their lust one toward another; men with men working that which is unseemly, and receiving in themselves that recompence of their error which was meet.’) (Romans 1:26-27)

「你們豈不知不義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國嗎?不要自欺!無論是淫亂的、拜偶像的、姦淫的、作孌童的、親男色的、偷竊的、貪婪的、醉酒的、辱罵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神的國。」(‘Know ye not that the unrighteous shall not inherit the kingdom of God? Be not deceived: neither fornicators, nor idolaters, nor adulterers, nor effeminate, nor abusers of themselves with mankind; Nor thieves, nor covetous, nor drunkards, nor revilers, nor extortioners, shall inherit the kingdom of God.’) (1 Corinthians 6:9)

「利未記」(Leviticus) 18:22 和「羅馬書」(Romans) 1:27,強調色慾之罪,反對的,是同性性行為;「哥林多前書」1 Corinthians 6:9,則用’effeminate’ 一字,照字面解,為「缺乏男子氣慨」之意思,強行穿鑿,則得「好男色」之意。以上三篇聖經章節,反對的是同性之間的色慾之「罪」,而非同性性傾向。同性和異性之間的情欲,根據聖經,並無分別:異性之間非以創造生命為目的的性愛,以聖經的道德標準去判斷,已是罪惡。所有排除生命的性行為,如進行避孕、無生產小孩意圖、只享受過程中的歡愉的性愛、以及手淫,皆屬犯罪,其惡,根據聖經,並不亞於同性性行為。

如此推斷,若有身體健康、身壯力健的已婚新教兄弟姊妹,婚後幾年仍膝下猶虛,即表示其等結婚後仍堅守童身;生一兩個小孩的基督徒,又即表示其等一生之中,只行過房事不過兩次,否則,便定是犯了罪。如基督徒中有恪守聖經教導而又如一般非教徒行房之頻密者,結婚三年,至少應得二孩;假如雙方三十歲結婚,至更年期,之間能生育的時間大約是十五至二十年,虔誠而有恆常行房的基督徒,至少應得十兒。筆者在坊間所見,本港基督徒,亦鮮見有多於三兒女者,最多「一個起、兩個止」,膝下猶虛的已婚基督徒,更是俯拾可見,多不勝數:想必他們多是虔誠教徒,皆能持守童貞,婚後不事房事。

如反對同性婚姻的新教徒能恪守以上的道德標準,將結婚與性愛分開,渡有愛無性的柏拉圖式婚姻生活,一生保持貞潔,則為何同性戀者不能?須知道聖經只有禁止不潔的色慾行為,並無阻止各人相愛的教條。同性戀者因相愛而結合,並渡柏拉圖式的婚姻生活,本港虔誠基督徒豈有反對之理?

留言 Comments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