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皮書」的危機、「佔中」的契機

(原載於蘋果日報,二○一四年六月十五日,【頂多是一聲響屁】)

說「香港主權移交」是當代世界最大的騙案,絕不為過。

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6月10日發表《「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徹底推翻自中英談判開始、至簽署聯合聲明及制訂《基本法》,北京對香港許下的承諾。當年信誓旦旦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如今可謂名存實亡。

可是,《白皮書》的發表,對爭取民主凡30年的香港人而言, 卻又未嘗不是一件好事。誠如李怡先生在上周六的「蘋論」專欄所言,《白皮書》對港人最大的意義,在於認清中共視約法如草紙、視承諾如放屁的流氓式人治本質。現在的政改爭論,民主派雖在道德和道理上佔優勢,卻被坐擁龐大輿論機器和維穩嘍囉走卒部隊的親北京保守派大肆抹黑。親北京派和民主派在論述方面,因而爭持不下。如今北京發表的《白皮書》,卻正正是佔領中環合情合理的有力論據,若民主派能加以宣傳《白皮書》的荒謬及凸顯中共如何背信棄義,鼓動民意摒棄妥協以換取「普選」的幻想,一心一德以行動和決心爭取不為《基本法》提委會所限的「真普選」,佔中的成功絕對可期。

自一年半以前戴耀廷在《信報》撰文提出以公民抗命、違法達義形式爭取真普選,鼓吹佔領中環,689特首及各問責局長,或「好言相勸」、或惡言恐嚇,相繼對佔中行動口誅筆伐,特區政府以至北京均色厲而內荏,表面強硬,內裏卻因倉皇無措而亂弓發矢。從其誅伐佔中行動言辭的潦亂無章,我們實可見特區政府和北京對之尚無對策,一旦佔領行動發生,政府將要面對拘捕佔中者不得、不拘捕亦不得的窘境:已宣佈會參與佔中的,包括香港幾位排名前列的資深大律師、任教法律和社會學的大學教授、大學生、樞機主教、神父牧師、財經界人士、名士及為數幾千願意犧牲小我的市民,國際傳媒報道佔中,世界將難想像此群爭取民主的人會是橫蠻的「暴民」,卻只會將香港所面對的、來自北京的不公義展露於全世界人前,政府如拘捕佔中者,將會把香港經營多年的自由開放聲譽葬送 (中共官僚藏於香港數以萬億計的財富的下場又會如何?),香港在國際目中將淪為如北韓一般的專制社會;不採取拘捕行動,卻又會落得「有法不依」之名,所謂「法治」原來只是空談。

至於佔中行動以公民提名作號召,在《白皮書》的發表後,便更是合理化了。年多以來有關民間公民提名的討論,都被政府和建制派以不符《基本法》規定為由否定,中共發表《白皮書》後,此論便再難有說服力:中共發表《白皮書》,明言「一國」大於「兩制」,「兩制」從屬於「一國」、「高度自治」是「中央給予多少權香港就有多少權」、「港人治港」則是「愛國者治港」,徹底蔑視《基本法》內保障香港除國防和外交外的全面自治權,並試圖介入和破壞香港的司法獨立。在此之前,中共政府已對香港作過四次人大釋法,其對《基本法》恣意篡改,視之如無物,實在是彰彰可見,其忽然將《基本法》奉若神明,神聖不可侵犯,就如老鴇無端侃侃大談貞潔之可貴,豈不貽笑大方?明乎此,應知公民提名,決不因《基本法》確立提委會而變得斷不可為,所謂「違反《基本法》」,只是中共及其鷹犬不願香港有「真普選」的藉詞。

自中共1949年建政至今,經歷「土改」、「三面紅旗」、「放衞星」、「鳴放陽謀」後的「反右」、文化大革命及六四屠殺等事件,中國政府的誠信實在已破產不下百次,加上現在《白皮書》的發表,推翻其在國際社會見證下向香港人許下的約法和諾言,事到如今,與中共談任何的承諾,無疑是虛誕之極,絕不可取。准此,儘管港人現在作任何程度的妥協,換取得來中共對2017年普選的肯許,亦頂多是一聲響屁,將化作空氣一團及口水花一朵,隨風而逝;放在港人面前而又可取的選擇,只有佔領中環一途。

留言 Comments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