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政治哲學淺談「違法達義」

(原載於蘋果日報,二○一四年六月廿二日,【人為何要守法?】) 戴耀廷在2013年初,撰文提出以公民抗命、違法達義形式爭取真普選,首倡「佔領中環」。一年半以降,特區和北京政府的大小官員、護法、本港政商界的「權貴」、宗教領袖、乃至土共、「愛字頭」的散兵游勇和一眾聲稱要「幫港出聲」的維穩嘍囉走卒,紛紛以「違法」為響亮理由,大義凜然的大力聲討佔中行動;有甚者更上綱上線,指稱佔中將「破壞法治」,「損害香港國際形象」,並會「帶來巨額經濟損失」云云,十分聳人聽聞,卻流於淺薄:「真普選」的價值是否能以金錢和「經濟損失」量化,並權衡得失,自不待言(人之所以為人,在於其個人自由和意志能彰顯煥發人的尊嚴,以金錢和經濟損失衡量佔中及「真普選」的人,其靈魂有價,倒與社會上傳聞收維穩費「愛國」者的行止,頗為一致),筆者不欲多花篇幅駁斥;本文欲討論的是法律背後的真義,以一句「違法」徹底否定佔中行動,是否過於膚淺? …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