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可被消滅不可被打敗

(原載於蘋果日報,二○一四年九月一日,【香港人民主命途非注定】)

中國人大常委會於星期日通過香港2017年特首選舉框架,港人真普選鐵定無望。與此同時,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宣佈,香港正式進入「抗命時代」,佔領中環勢在必行。

在正式佔領中環之前,發起全面的不合作運動可使當權者增加統治成本和壓力,使當權者要為其忤逆民意的決定而付出代價。不合作運動(例如慢駛汽車甚或「拋錨」堵路、在港鐵站漫步或「跌倒」、在「緊急時」依法使用緊急停車掣等)是把雙刃劍,在向當權者施壓的同時,亦會為市民大眾帶來極大的不方便,從而影響到運動的受支持程度。職是之故,抗命之會否成功,將定奪於一般香港市民能否容忍和承受不合作運動所帶來的代價。抗爭總須犧牲,若香港人會因公民抗命所帶來的不便而對抗爭心生厭惡,那麼香港實在再無資格說甚麼「真普選」。

不認不認還須認,筆者實在對某一些香港人(所謂的「一般小市民」?)的質素感悲觀。就筆者所觀察,香港仍有相當多的人尚處於口腔期,「要飯票不要選票」、「要開工要搵食」及「不要亂」等口號尚對香港社會有巨大吸引力,若以「以車堵路」、「癱瘓港鐵」、甚或「佔領中環」等行動去爭取真普選,恐怕在能有效向當權者施壓之前,已惹起香港人普遍的反感。此亦是筆者對不合作運動不抱大期望的原因。

雖然筆者對抗命行動不感樂觀,但抗爭卻是必須的。自古成功在嘗試,對真普選抱有信念及熱忱者,應抱「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心態,知其不可而為之。在海明威的名著《老人與海》當中,老漁夫為了證明其能力,不屈不撓,用盡所有的力氣,與馬林魚搏鬥三日三夜,最終殺死大魚,拴在船邊回航,戰利品卻被鯊魚吃光。老漁夫在最後只拖回一副魚骨頭,卻沒有遺憾,因他已以行動證明了「命非注定、人可被消滅卻不可被打敗」(A man is not made for defeat…… A man can be destroyed but not defeated.)的至理。

香港人的民主命途亦絕非注定,筆者亦深信,香港人即使要被中共沒頂、被消滅,亦不可被打敗。我們香港人行爭取民主的道路行了30年,際此壞得不可再壞之時,唯一應做的,是保持意志,正其宜不謀其利,明其道不計其功,勉力耕耘,堅持己道,用盡一切的辦法去進行全面的抗爭和不合作運動,即使最終未能成功,亦了無遺憾。

留言 Comments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