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旺角騷亂的一點想法

(原載於立場新聞,二○一六年二月九日,【對旺角騷亂的一點想法】)

昨晚旺角騷亂,令我想到一九八二年的電影「甘地傳」。

印度的英國殖民政府在甘地發起公民抗命運動之後頒令全國禁止一切集會,在巖列沙鎮的群眾無視禁令,在一片四面有圍牆的大空地集結抗議,英軍奉命鎮壓,用配有機關炮的裝甲車封死廣場唯一出口,使步兵一字排開,用機關槍亂槍掃射,有不少人為避子彈跳落水井溺斃,合共死傷千幾人,慘無人道,是為「巖列沙大屠殺(Amritsar massacre)」。

此時,在殖民主義的極不公義鐵腕統治之下,進行了一段日子的非暴力公民抗命,卻無顯著成效,許多人對之早有質疑;發生血腥的大屠殺之後,更加是群情洶湧,很多人悲憤莫名,最後因有警察打人,觸發群眾暴動,包圍差館並放火,逃出的警察被群眾圍毆,死傷不少。

對深受英國殖民統治總總不公義的本地人,承受極大不公平對待甚至屈辱,對政府深以為恨,自不待言,加上耳聞目睹血腥的大屠殺,若我是當時的印度人,也絕對會同情暴動燒差館、殺警察的群眾。

畢竟,相較外來政權的壓逼和死傷沉籍的「巖列沙大屠殺」,燒一間差館、殺幾個警察,只是小巫見大巫,是對不公義「合理不過」的反彈。

但事實又是否如此?

無論受壓迫的一方,面對的是如何大的不公義、如何無理的欺侮屈辱,甚至是血淋淋的屠殺,當其拿起棍棒武器,奮起用武力對壓迫者「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之際,先前所受的種種不義和壓迫,都將會變成合理化當權者濫權和欺壓的理據。 印度國民大會黨,在該次事件之後,雖然失去一些國際輿論的支持,但因「巖列沙大屠殺」之血腥,觸動不少人心,以致爭取印度獨立的運動,並未因此而失去同情。更毋用說的是,印度人當年所受的欺壓和逼迫,與香港之面對共產黨,實在不可同日而語。

印度人當年民意幾乎一致,均支持獨立運動;較諸香港,大眾的政治取向分歧甚大,同情明白旺角群眾的人,實在不多,香港多數人一見暴亂場面,都難會認同,爭取民主、反對赤化的非建制派一旦因旺角暴動而被標籤為「暴徒」,必將萬劫不復。

政府新年濫捕小販、趕人上絕路,無疑十分可恥。將抗議行動升級,變成運用武力,拆街磚扔警察、燒雜物堵路口等,香港人受生番統治多年,對香港姦佞當道、政府禮崩樂壞、警察近幾年來的流氓行徑作出絕地反擊、奮勇反抗,香港人自己自然能夠理解,但外國傳媒看在眼裡,卻是另一回事。

警察開槍兩響、用殺人武器指著羣眾、隨街毆打市民等的畫面,令人憤慨,但示威抗議的一方將武力升級,又會否弄巧反拙,變相給予流氓警察運用更大武力「鎮暴」,將昨晚警察開槍及用槍指嚇市民的離譜舉止合理化?BBC 的報導似乎傾向認為警察鎮壓合理 ,變相引証了筆者上述的看法。

各位民主路上的志士,切勿因所謂「本土派」的愚行而將自己推向被大眾以致國際社會摒棄的深谷。

 

 

留言 Comments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