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請湯漢樞機賜答

(原刊於公教報,二○一六年八月廿一日,【讀湯漢樞機文章有感】)

湯漢樞機在上月卅日於《公教報》撰文,指中國政府「願意就中國天主教會的主教任命問 題與聖座達成諒解,共同尋求雙方可以接受的方案」,並盛讚教廷與北京的協議乃「人間對話的典 範」,堪比天主與人類對話[1]。

儘管湯漢樞機認為教廷能「通過對話與談判努力使中國政府理解教會信仰原則與共融的真 正意義」,並將能令中國當局「不再心生疑慮,進而撤銷對中國教會種種不必要的管理措施,保護 教會信仰完整及共融」,筆者卻不能不為湯樞機的樂觀深以為憂;身為教友,筆者當然希望中國教會能早日與普世教會共融,擺脫中國無神政權的政治束縛和桎梏,俾使天主的福音能真正在中國自 由傳播—正如湯樞機所言,中梵雙方協議的目標,在「一方面既不損害天主教的合一本質與羅馬聖 座的主教任命權,另一方面也不讓教宗的主教任命權被視為對中國的干預」,惟事實每與願違,筆 者至今卻仍未見中國當局在主教任命的事宜上,有任何讓步之意:湯樞機為中梵建交所作的款語溫 言,尚仍餘音縈繞,八月七日《人民日報》一篇題為「做好新形勢下宗教工作的行動指南(深入學 習貫徹習近平同志系列重要講話精神)」的署名文章卻似乎不太領情:—

「習近平同志強調,必須堅持黨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針……堅持獨立自主自辦原則,積極引 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特別值得注意的是,一些西方國家打著『宗教信仰自由』 的旗號,干涉我國內政;境外利用宗教對我國進行滲透,培植他們的力量……堅持我國天 主教獨立自主自辦教會,深入推進民主辦教,積極穩妥開展自選自聖主教,發展壯大愛國 力量,牢牢掌握中國天主教的領導權。」[2]

顯然,中國當局從未有過放棄「自選自聖」主教、「獨立自主自辦教會」之意,要從嗜權 若渴的中共手上釋回主教任命權,自由辦教,似乎是與虎謀皮。中共的想法,在八月七日《人民日 報》的文章寫得很清楚:「支持我國宗教在獨立自主、相互尊重、平等友好的基礎上開展同外國宗 教的交流互鑒,但不受外國勢力干涉和支配。」其意彰彰明甚,就是梵諦岡可以在中國教會的日常 事務及主教任命事宜上,在旁給予意見,但聽與不聽,決定權還是在中國當局的手中,中共與聖座 建交的底線,是要將中國教會的領導權「牢牢掌握」,絕不放手。敬請湯樞機賜答,那不是昭然若 揭的裂教嗎? 中梵雙方在如此前提下建交,是聖座所樂見的嗎? 湯樞機和教廷內部不少人士對中 國的宗教政策,抱持樂觀得近乎天真的態度,其理據安在?

上述憂慮,筆者不揣,懇請湯漢樞機賜覆—若不幸惡夢成真,中國天主教會因教廷決策者 過份的天真而被一眾無信無德的機會主義者(甚至無神政權)把持,對於中國廣大忠貞信友的信德 的打擊之鉅,恐怕將使中國教會陷於淪喪邊緣。

[1] 「中國教會與普世教會的共融合一」,湯漢樞機,《公教報》,第3781期
[2] 「做好新形勢下宗教工作的行動指南(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同志系列重要講話精神)」,王作安,《人民日報》(二零一六年八月七日)

留言 Comments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