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選戰的暗湧

(原載於關鍵評論網,二○一六年十月十八日,【誰說希拉莉必贏?特朗普「死忠」多低學歷、基層,但有錢人因低稅政策也支持他】)

作者總括民調以及特朗普的宣傳策略。


連番醜聞未完全轟散特朗普聲勢

尚有不足一個月,美國總統選舉結果便會揭盅。共和黨候選人特朗普(Donald Trump)連串公開失言、加上美國主流報章傳媒攻訐,不斷揭出避稅、侮辱女性、甚至是桃色等醜聞,美國國內外大部份的分析皆認為大局已定,特朗普勝算似乎不大。當初特朗普在黨內初選,抓著美國選民、特別是白人勞工階層厭惡建制秩序、不滿現狀、及對「全球化」反動的民族主義情緒,憑那「語不驚人死不休」、甘冒「政治不正確」之不韙大談排外言論,以「黑馬」姿態入圍並取得共和黨的總統提名資格,不少論者已認為特朗普的驚人言行,可以載舟亦可覆舟,萬一越過社會所能接受的低綫,特朗普終將栽在自己憑以建立聲勢的言行之上。但事實上,連串乖離尺度的言論及負面消息,似乎對特朗普的堅實支持者影響甚微。

在上星期「更衣室錄音」(“Locker-room banter”)傳出後所作的民意調查顯示,39%的美國選民,即六千六百萬人,仍會投票給特朗普[1]。在此六千六百萬堅實支持者當中,九成為白人;六成沒有大學學歷[2]。可以說這三成九白人基層的選民,是特朗普的鐵票,難以撼動,特朗普要勝出選舉成為美國總統,關鍵在於嬴得此六千六百萬白人基層以外的選民的支持——這亦正是美國總統選戰的暗湧之所在。

民調照參考,但不宜開心太早

在上述同一的民意調查當中,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莉(Hillary Clinton)的支持率上升了接近6%(個別調查更顯示克林頓的支持率上升了11%) [3];九個關鍵州份(Swing states)的選舉人票,均由希拉莉盡攬——包括俄亥俄 (Ohio)、佛羅釐達(Florida)及賓夕凡尼亞(Pennsylvania)三州。在上屆選舉由共和黨候選人羅姆尼(Willard Mitt Romney)勝出的北卡羅萊納(North Carolina)及亞利桑那(Arizona)兩州,希拉莉只是稍微領先特朗普 (撇除統計誤差,甚至可以說是均勢) —雙方均須取得多數關鍵州份以達二百七十張選舉人票的當選門檻。

分析推算,希拉莉勝出是次總統選舉的機會達八成七。正如前文所述,單憑民意調查,特朗普勝算看來甚微。但筆者觀察,這次美國總統選舉,仍存在有利特朗普的暗湧。剩下的時間,特朗普若仍想勝出,除了要緊箍其堅實的基層、低學歷白人的支持外,更重要的是要爭取傳統共和黨人的支持:只靠吸引基層低學歷白人,大可維持一路走來反建制、不忌諱「政治不正確」、不修邊幅的形象;可是,要取得更多共和黨人支持,則須靠宣揚自由意志主義、右派的意識形態—一言蔽之,就是「像佩林在街頭般(平民化)、像列根般的掌帳 (“Palin in the streets, Reagan in the balance sheet.” )[4]

特朗普打的兩手牌仍未輸光:既討好基層,也討好富人

在2008年金融危機後,雖然不滿富人的情緒非常普遍,例如超過六成美國人認為政府應向富人多徵稅款,但是,仍有不少右派選民,特別是共和黨的「基本盤」、傳統支持者,深信 「徵收稅款是對自由的剝削」(“Taxes, by their very nature, reduce a citizen’s freedom.”這是共和黨2012年的競選宣傳口號),他們認為徵稅越多,等於越是剝削運用個人收入 (私產) 的權利,於是由此推論出,增加徵稅本身,一定程度增加剝削個人自由。為爭取傳統共和黨人、特別是最富有階層的支持,故此,特朗普免不了也高舉自由、低稅、向商賈傾側的經濟政策。

據美國稅務基金會(Tax Foundation)分析,特朗普的經濟政策,將使全國最高收入1%人士,扣除徵稅後,有利這些富人收入增加10%至16%,與此同時,平均家庭收入,卻只增加0.8%至1.9%[5]。另外,特朗普的政綱,例如減物業稅及降低公司稅率過半(降至15%),似乎是想在緊箍低下階層白人支持的同時,透過有利富人的政策,「中和」他那民粹主義、反建制的形象,換取傳統共和黨人及中上階層的支持,務求使基層和富人根據不同理由願意支持他。畢竟,商賈及鉅富相比基層、低學歷的白人,他們更留意總統候選人政策對其資產和收入所帶來的實質影響;基層白人卻多注意「入屋」的候選人口號、精句(Sound-bite)、觀感和形象(西諺「觀感就是一切」“Perception is everything.”),鮮有詳加留意晦澀深奧的政策分析和研究。

留意一些共和黨人重新支持特朗普

雖然共和黨內不少顯要人物—如眾議院議長賴恩(Paul Ryan)——公開與特朗普割蓆,可是,在特朗普選情走向不容樂觀之際,一部份共和黨兩院議員:如南達科他州(South Dakota)參議員圖恩(John Thune)、內布拉斯加州參議員費沙(Deb Fischer)、眾議員葛拉特(Scott Garrett)及福騰伯里(Jeff Fortenberry)等,卻選擇「重新」支持特朗普[6]。春江水暖鴨先知,表面看來,特朗普在連串失言及醜聞嚗光後,聲勢江河日下,但細心留意,目前仍有不少共和黨中上階層選民及富豪商賈,願意票投民粹形象的特朗普,以換取在共和黨政府下寬鬆低稅的經濟政策。在民主黨希拉莉形勢大好之際,美國總統選戰依然存在暗湧。


[1] 《經濟學人》雜誌 (The Economist),十月十五至廿一日,頁十七

[2] 同上

[3] 同上

[4] 《紐約客》雜誌 (The New Yorker),十月十七日,頁廿九

[5] 同上

[6] 《彭博》網站 (Bloomberg),十月十二日

責任編輯:王陽翎

核稿編輯:周雪君

留言 Comments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