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完即棄 「愛字頭」廁紙不如

(原載於蘋果日報,二○一三年七月十日,【愛字頭只是一卷廁紙】)

曾經意氣風發,一時無兩的「愛護香港力量」召集人陳淨心,昨日拉大隊到美國領事館示威,抗議美國入侵港人電腦後,再浩浩蕩蕩操往中聯辦,挾著「愛國愛港」、瞓身護主的勇猛威武,觝排異端、攘斥漢奸的汗馬功勞,心想中聯辦即使不大排筵席,亦都會出門相迎、敘問寒溫。誰不知長路迢迢,從花園道走到德輔道,卻「熱臉貼冷屁股」,迎接一片丹心的竟然是一大記閉門羹。愛國痴情枉種,陳淨心只好揮淚以對深鎖的中聯辦重門,別是一番滋味在心頭! Continue reading

留言 Comments

中國十年內分崩離析

(原載於蘋果日報,二○一三年七月三日,【中共十年內瓦解】)

近幾個月來自中國的數件新聞,微妙而蘊奧,不太為社會關注,卻足以揭示未來數年兩岸局勢將起的急劇變化。中國的銀行利用中央「穩定壓倒一切」的政策方針,恃仗「最後貸款人」央行出手「包底」,胡作亂來,加上經濟數據充斥假賬,「水分」之重令人不寒而慄,其短期內經濟崩潰,將成事實,並幾可會成為中共政權倒台的「最後一根稻草」。筆者大膽斷言,中國十年內將逢巨變,已是無可逆轉的事實。 Continue reading

留言 Comments

美國幾時黑暗過中國?

(原載於蘋果日報,二○一三年六月二十日,【美國幾時黑暗過中國?】)

美國叛諜斯諾登揭露國安局的竊聽內幕,香港輿論普遍同情,上周更有人發起示威,以實際行動去聲援和支持。輿論觀點大致如一,普遍認為香港應拒絕遣返斯氏,令其免受美國的「政治迫害」云云。

如此觀點,表面聽來似乎言之成理,惟認真細想下去,卻又會得出相當荒謬可笑的推論;父親朗尼(Lonnie Snowden)在周一接受美國霍士電視台的訪問中,便道出了此非常重要,卻被香港輿論忽略的論點。 Continue reading

留言 Comments

兩惡令美國通往奴役

(原載於蘋果日報,二O一三年六月十四日,【兩惡令美國通往奴役】)

美國叛諜斯諾登,選擇投奔中國政權控制之下的香港,去控訴美國政府竊取他人私隱的不公義,唯一的解釋,便是他認為香港和中國政府比美國更能維護個人私隱,更尊重個人自由和更講公義,怎不令人失笑? Continue reading

留言 Comments

必也正名乎

(原載於蘋果日報,二O一三年六月十一日,【大陸 內地 國內 中國】)

近來本土意識興起,對於鄰近香港的那個國家的稱呼,也有一番爭論。香港民間,慣稱之為「大陸」;「熱愛祖國」的,則稱之為「內地」,也有人直接稱其「中國」。筆者認為用於平常交談的稱呼,毋須講究;惟至若是大眾傳媒,如報紙、電台和電視的新聞報道,用詞太過隨便,還是不太好。 Continue reading

留言 Comments

愛國不是良知的條件

(原載於蘋果日報,二O一三年五月廿二日)

近來在香港,因支聯會「愛國愛民」的口號,今年的六四燭光集會成了爭議焦點。

就事論事,今年支聯會「愛國愛民、香港精神」的口號是離題萬丈。「愛國」與否之於悼念六四屠殺,是毫無關係的。我悼念六四,是出於良知,出於理智,出於是非的判別,而不是出於「愛國」,不是出於感情。我甚至會覺得,說人是出於感情、因為「愛國」而去悼念六四,實在是對參與者的理智、良知、是非判別和惻隱之心的一種侮辱。 Continue reading

留言 Comments

與反「同志平權」人士商榷

(原載於輔仁媒體網,二O一二年十一月二十日)

從爭取「同志平權」一事去看,香港社會似有倒退之象:失去了昔日的包容、尊重和接納,取而代之的是歧視、偏見和盲目。「同性戀」一詞之於「反同志平權」的人士,就像是條件反射,無論實情若何,總之一聞「同性戀」三字便羣起而攻。動筆之時,立法會剛否決了何秀蘭議員提出就不同性傾向人士的平等權利,立法展開公眾諮詢動議。驚見反對人士霸道強橫,僅「諮詢」亦不容,並時以自己一套的宗教標準去加之於人,實在情何以堪。 Continue reading

留言 Comments

星火爐邊夜坐寒─中國宗教自由概述

(原刊於港支聯通訊,二O一二年一月)

世界上有一個自詡強盛崛起的國家,擁有千萬平方公里的廣漠幅員,也有十三億人口常住其境。偏偏,如此的一個「大國」,卻竟容不下人心中一隅,小小的宗教信仰自由。那怕只是收於眾人心底深處的一點微光,若燃若熄,閃爍不定,卻已足夠照亮許多人心,公義良知就是憑此小小的光頓然昭見,煥發靈魂對於人性的尊嚴自覺,嫉棄邪惡,摒罷黑暗。此之所以歷史下來的專制政權,無一不對此信仰自由的火光恐惶悚懼;昔日的納粹、蘇聯如是,今日的中共政權,亦不例外。 Continue reading

留言 Comments

愛國是矛盾和淚水—愛國教育與國是對青年人的衝擊撕裂

(原刊於港支聯通訊,二O一一年九月)

為人子女,對於自己父母的愛,與生俱來,是上天賦與的本性,發乎內心,自是毋庸置疑。同樣,人民對於自己國家的愛,出於對自身民族和文化的認同歸屬,也毋須外人橫加定義闡釋,藉以比較何為「愛國」云云。偏偏在此政治崎型的社會,「愛國」二字宛如貨殖,大有價格,所謂「奇貨可居」,社會上乃不乏人爭先恐後,為求得一「愛國者」之名,樂此不疲的將人皆有之的愛國心亂下定義,排而除之,壟斷為己所有,如此將「愛國」二字標上價錢,作為協助自己換取利益的商品,當權者則以此為門楣上的羊血,藉以為辨認效忠者的標記,豈惟無稽,實亦可笑。 Continue reading

留言 Comments